纯棉Zn

Zn,可以叫我阿锌。
也可以叫mellow,棉。
是抑郁症。有时候会莫名丧逼。
长期不更文系列(你),谢谢您的喜欢
很好相处的!没有尴尬症可以随便找我玩!
白信心头好
嘉瑞白月光
微博@Zn阿锌

白信 少年与龙


它是一条龙,一只活了上百万年的龙。

人们常说,它金色的血瞳是地狱的大门,披着荆棘的双翼代表着不详。

人们的痛苦与恐惧是它的享受。

它是黑暗的化身,人人诛之,人人避之。

但他还是一条小龙的时候,并不如现在这般如此戾气。
大概是因为龙寿命太长了,活的久了,厌烦了,无趣了。

麻木了。

它开始拿人类找乐子。

这大概就是后来,人们总叫它“怪物”,“杂碎”,“病毒”,“黑暗”,只是非常随意而又笼统地用一些低贱恶意的词语唤它,却没有一个人为它取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的原因吧。

它又一次袭击了一个小镇,无意义的,没有任何征兆,或许也只是随它心情。

燃烧的房屋,倒塌的钟楼,破碎的船只,痛哭的孩子,颤抖着的大人们,这一切是那么的令龙身心愉悦。

它非常满意地扇动双翼,几道暗雷劈下几乎把地面炸碎。龙幻化作人形,轻轻飘飘着陆,脸上挂着十分满意的微笑。

金眸的青年发现了蜷缩在钟塔底部的少年。它看着他时,他也看着它。

一头火红的头发似燃烧的火焰一般,水红色的眼睛波澜不惊地盯着它,似乎还有一些不符年龄的镇定与成熟,亦或许是冷漠。

有趣,这是第一个不怕的。

它走向那个少年,轻轻抚上他的肩膀,“你不害怕吗?”

少年垂下眼帘,摇摇头。

“为什么?”

“因为我和你一样。”

龙把少年带回了自己的古堡里研究。

“你多大了?”

“16。”

“男的女的?”

“……男的。”

“男的留长发?”

“不可以吗?”少年不耐烦地咬咬筷子。

“好吧……你家住哪?”

“我没有家。”

“你头发是不是染的?”

“……不是。”

“你晚上睡觉之前刷牙吗?”

“刷。”

“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比如什么女装……”

“问够了没有?”少年终于不耐烦了,吧手中的筷子往碗上一搁,“哪有问这些不着边际的问题的?”

“好好好,”龙居然难得的妥协,“最后两个问题。”

少年默许。

“你叫什么名字?”

“……韩信。”

“姓氏很少见啊,父母是谁?”

少年突然低沉下来了,垂下脑袋,将双手交叠在双腿之间,大拇指细细摩挲。

“我没有父母,我是一个孤儿,我不是本地氏族,大家都嫌弃我,嘲笑我,我很透他们了。”

少年抬起头,目光冷冷的,“所以我说,我和你一样。至少,我是大概能懂你一点的。”

少年起初还很拘束抵触,可是过了两周,他发现这条龙还是挺好玩的,除了性格多变,爱发脾气,杀气太重以外。龙心情好了还会给他讲以前的事。

有一天,他问龙,“你没有名字吗?”

龙一愣,摇摇头,“没有,我才不稀罕这些有的没的。”

韩信审视着那双好看的眼睛,四目相对,龙那双金色的眸子似乎被火焰点燃,那少年的眼睛是野火一般的红色。末了韩信摇摇头,“不对,你很想要个名字。”

龙有些尴尬,就像是隐藏多年的秘密早已习惯却又突然被人发现,一拍桌子,“没有就是没有,哪那么多废话。”

韩信笑了。

后来他就叫它瓜龙,理由是它很瓜。龙气的追着韩信跑了几公里,韩信还笑话它瓜出天际,不知道用飞的。

龙表示你们人类真会玩,恕不奉陪。

韩信和龙一起累瘫在山腰的草地上时,落下的夕阳刚好斜斜撒下金粉,点染一人一假人。韩信偏过头去看龙,觉得龙的那双金色的眼睛并不适合它。又看看远处开放正怒的李花,娇娇柔柔开了一树云朵。

韩信坐起身,“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龙有些嫌弃地看着他。

“叫‘李白’怎么样,李花开放一树白。”

龙有些触动,但他翻过身子,闭了眼睛,以非常嫌弃的语气重重吐出两个字,“难听。”

“以后我就这么喊你啦,李白。”

李白,李白。

龙侧过身,闭上眼睛,细细咀嚼这个名字。

太文艺了不适合我。

一旁的韩信突然爬起身,拍拍李白的背。

“哎,李白,你快看红霞!”少年终于露出了一点孩子的神色,睁大了眼睛,微微上挑眉毛,伸出右手指向那片红霞,兴奋不已。

李白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过头看向那个红发的少年。

他随风飞扬的红发勾勒出美丽的弧线,像是跳动着的火焰一般惹人注目。

这孩子一定是伴随着红霞而生的吧,李白想。

看着他的一脸憧憬,李白突然问了一句,“韩信,你想上天吗?”

韩信转过头看着它,一脸懵逼,“啊……啊??”

这是韩信生平第一次骑龙,估计也是最后一次。

太刺激,比过山车还刺激。

李白变成龙形的一瞬间韩信差点没吓得脚软,毕竟是上古的神龙,区区人类哪能禁得住那种压迫。

韩信跟李白讲过,他以前晕车晕船,但是李白现在发现韩信——

他晕龙。

当李白让韩信抓着自己的龙鳞,向上飞行升空的时候,韩信吐了。

这可能是李白这一辈子最丢龙的事情了,居然被一个人类的呕吐物劈头盖脸地……算了,太伤自尊了。

韩信表示,上天这种事情绝对不要再经历第二次。

李白表示,你求着哭着让我带你上天我都不带了,太他妈恶心了。

着陆的那一瞬间韩信就趴地上跟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他头一回觉得平平稳稳站在地上也是一种幸福。

龙没有心脏。

龙生来就没有感情,也没有是非对错观,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不过脑子里只有纯粹的黑暗而已。

当一只龙有了感情,有了是非对错观,那么,它将会拥有心脏。

它的心脏是它最喜爱之物,或许是一座山,或许是一只手镯。


又或许是一个人。

一天,李白坐在树上,沉思了很久,久到韩信都跑来找它。

李白见韩信来了,拉住他问,“韩信,什么是爱?”

韩信一愣,“我也不清楚啊。”

“你大概讲讲。”

“大概就是,你习惯了那个人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他,有好吃的会给他留着,无时无刻不体谅他的想法,想关怀他,保护他,守护他,至死不渝吧……”

李白眼睛里有一些迷茫。

“这样吗……”

韩信看见李白的眸子,慢慢的由金色变成了浅浅的海蓝色。



“这样吗。”李白低头看了看韩信,“谢谢你,少年。”

龙笑了。

从此龙有了心脏。




本来是想刀的,发现刀我不好结尾……于是就无脑甜了(甜点不好吗!)
明明这篇想正经的结果发现自己就适合写段子傻屌文……完蛋(。)
好低产啊我……没有肝力.pij
有点牵强希望大家能多多指点!
是龙族pa(假的假的)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