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棉Zn

Zn,可以叫我阿锌。
也可以叫mellow,棉。
是抑郁症。有时候会莫名丧逼。
长期不更文系列(你),谢谢您的喜欢
很好相处的!没有尴尬症可以随便找我玩!
白信心头好
嘉瑞白月光
微博@Zn阿锌

白信 当他们……

1表白

韩信原先是直的,很直很直,钢铁直男,长相清良,还追过一两个妹子,谈过一次恋爱。

李白原先也是直的,很直很直,钢铁直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被一堆妹子追过,但是没谈过恋爱。

谁知道两个最后给掉了,估计是直直得弯,同性相吸的原理吧。

更腻歪的是,当我们问起是谁先表的白的时候,两人都很腻歪的一笑,摇头不语。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来信说到:“好像是韩信先表白的呀,但是是李白先开始追他的,还写了好多苦情诗,一首一首的,韩信拿着一封都没拆开过,全部扔碎纸机啦。后来这孩子居然在5.20那天表白了,还小心翼翼的,说什么是惊喜,我居然都没看出来。”

这位先生还说,“对了,我不是萧何,我真的不是萧何,我什么都不知道。”

2初吻

李白和韩信两大男人居然约着去看电影。

李白让韩信坐在他左手边靠过道的位置。

这家伙,虽然平时看起来粗神经毛毛躁躁,但是还是挺有小心思的啊。韩信吸了一口李白给他买的可乐,偷偷乐着。

电影开始了。

韩信看着画面中的男女主角,心里就想笑,为什么他要带他来看这种电影,怕别是意识到自己弯的过分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李白这人平时看着大大方方,谈起恋爱来却像个小孩子,特害羞,他俩在一起快两个月了,李白还没有主动牵过韩信的手。

更别说接吻了……

韩信有一点点小失落。

突然,电影里的男主角扑上去吻住了女主角。

李白突然抓住了韩信的右手,韩信脸一下子烧的通红,便深深低下头,被李白抓住的那只手也在隐隐发烫。

他感觉李白在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之间不好意思了起来,把头埋得更低了。

“阿信……”韩信感觉那道目光要把自己融化掉了,他埋着头,支支吾吾了半天,“嗯”了一声,仍旧埋着脑袋不敢看那人。

“阿信,你看着我。”李白手上力道又加大了,语气也更加坚定。

韩信只得歪了头,红着脸瞧向李白。李白被他这么一瞧,似乎也有些害臊了,两人碰在一起的目光又瞬间移开,拉在一起的两只手都汗津津的。

“韩信,我可以吻你吗……?”李白勾过韩信的手指扣在一起,轻声问到。

“……”

李白突然伸出手捏住韩信的下巴,扯过人一下子吻住。他动作很轻,只是如蜻蜓点水一般唇瓣的触碰,却让两人仿佛通了点一般。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李白也没有要放开牵着的那只手的意思,就这么一直牵着直到电影结束才放开。

一路上谁也没说一句话。李白把韩信送到他家单元门口的时候,韩信正要走,他突然勾住韩信的小指。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我今天的行为可能有点太仓促了,所以……”李白十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扑过去抱住韩信,韩信有点怔怔的,“所以我觉得应该重新亲一次。”

3游戏

李白喜欢打游戏,也经常带韩信开黑。

有一局,李白玩打野位,韩信选了上单。对面下路很强势,开局刚两分钟就把韩信单杀了。

李白就发全体:“对面有本事来抓我啊,别动上单。”

与此同时韩信又被对面四个一起抓死了,等李白赶过去已经晚了。

然后他拿了四杀。

对面好像抓韩信抓上瘾了,韩信技术其实还可以,但是就是老被抓,打到生无可恋。

韩信气的把键盘一砸,“我招谁惹谁了他们都抓我。”

李白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韩信气的腮帮子鼓鼓的,手指百般无奈的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子。

李白去拿大龙,然后发全体:“对面,我要拿大龙了。”

对面五个就一起来抓他,韩信这时候还没复活,坐在李白旁边看着他打,“你有毛病吗,经济已经跟不上了你还瞎玩?”

李白笑了,“我拿五杀给你看。”

“屁,我就不信,逆风单挑龙还可以一打五。”

“那要是待会我五杀了怎么办?杀一个你亲我一口?”

韩信脑子一抽,他就是不相信李白这逆风能瞎浪,“行,我看你待会怎么打脸。”

10秒以后,韩信亲了李白五下。

4鬼片

刘邦说,他和张良一起看鬼片,把张良吓安逸了,吓得人家直接坐在了刘邦身上贴的紧紧的,脸上却还是波澜不惊的盯着屏幕。

然后刘邦很缺德的笑了。

李白觉得这是个整韩信的好办法。

于是在某个周五,他给韩信发了短信,“阿信,今晚上来我家看电影吗?”

韩信秒回他,“什么电影?”

李白:“鬼片。”

韩信居然答应了。

晚上,两人一起窝在被窝里,看一部叫“死寂”的恐怖片。电影的气氛营造的很好,好的有点过分,更诡异的是,韩信居然在嗑瓜子。

李白觉得不行,“阿信,你怕不怕?”

然后韩信突然不嗑瓜子了,空气突然宁静。李白有点慌张,他突然感觉一只冰凉的手摸住了他的后颈,李白吓得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结果韩信把另一只手也环过来了,抱住了李白的脖子。李白突然心里一阵温暖,也伸手出来搂住了韩信。

突然屏幕里一张脸冒出来,吓得韩信整个人一抖差点跳起来。李白笑出声了,韩信看着他,突然脸红了,把头埋进李白怀里,声音闷闷的,“太白,咱不看了行吗……”

李白开始有点害怕,但是现在怀里抱着老婆,吃了甜头,哪有这么听话。李白拿了遥控板把声音开的更大了,“我觉得挺好看的啊。”

“关了吧,我有点怕。”

“不要。”

然后韩信把被子一扯,裹在身上,跑去打开灯,走了。

留下李白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李白:exm???

刘邦:可能是瓜子的问题。


——end(?)——

啊,辣个,我确实是不太会写这些小段子啦,最近没什么肝力……(还是比较喜欢校园pa!甜!)
其实比较喜欢一次性写完然后发完(因为我总觉得看到一半突然没了好不爽hhhh)
人丑文烂ooc,多多海涵💕








评论(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