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

您安♡
这里Zn,可以叫我阿锌。
是抑郁症。有时候会莫名丧逼。
长期不更文系列(你)初三啦忙中考
文写的不算好,谢谢您的喜欢
很好相处的w没有尴尬症可以随便找我玩!
白信心头好
嘉瑞白月光
想要评论。爱你们w
微博@Zn阿锌

白信 嗯,我也爱你。

学园pa
生物老师白x数学老师信

1

A市一中是本市最好的高中,也是国重。考进里面的人都是身怀绝技,不是钱多关系硬,就是聪明脑瓜灵。

里面的老师当然也是出了名的什么优秀教师,而且学校最近搞什么改革,对老师就职的要求变高了,要什么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年龄要在20到45岁之间,形象太丑还不要。

所以这所与众不同的高中很快上了A市报纸头条,用了整整一大篇幅来介绍学校的老师以及多么多么雄厚的教育资本。

然而这所学校火起来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学校里面两个长相非常出众的年轻男老师照片印到报纸上,被许多女生看见了。

从此,一中成为A市众多女生的目标没有之一。

2
“这届高一新生还真麻烦,一点都不让人省心。”韩信烦躁的揉揉太阳穴,看着花名册,不禁又摇摇头,叹了口气。

何苦为难一个数学老师呢!班上都取的什么疑难怪异的名字,什么李尜尜啊,林莸哿啊,什么刘莳峄啊……说实在的,韩信就只认识姓……

韩信只觉得痛不欲生。

这还是他工作以来第一次当班主任,结果一接手就遇到这么棘手的班级……

隔壁桌的张良看了他的神色,拿过他手中的花名册,略略一看后连他那张万年冰山脸也难得变了表情。韩信一脸殷勤的拉着张良的手,“子房,咱俩那么多年同事了,好歹你也是语文老师,你就帮帮我,教我认认字呗…”

张良推了推自己的单边眼镜,拍拍他的肩,“不熟,我们不熟。”

3
开学第一天,照例是不上课的,这一天主要是让学生和老师互相熟悉。

他的数学课是上午第四节。韩信也是稳得起,真的没自己去查那些名字是怎么读的。他走进教室以后,教室里一片尖叫声欢呼声,几乎全班女生都兴奋的涨红了脸,叽叽喳喳的议论她们真走运,韩信长得真的好帅,好年轻之类的。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韩信,也是你们的班主任,接下来的三年,就请大家互相包涵了。”

呜哇这个老师不仅长得帅声音也太苏了吧!女生们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没有之一。

照例班主任是要点名的,顺便把名字和连对应起来。韩信拿出那张花名册,看的眼角一抽,接着亲切地笑笑,“同学们请按学号顺序上讲台来介绍自己,并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方便大家互相认识。”韩信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机智了。

“老师你是不是不认识我们的名字啊?”一个小姑娘笑着问。

“没有,怎么可能!”韩信的耳根不自然的红了一下。

“老师果然是教数学的!果然理科老师文科都差!咦…”全班开始起哄。

韩信尴尬的笑笑,他总是给学生一股亲近的感觉,学生们自然也跟他开起了玩笑,“韩老师你怎么不学学白哥啊,人家也是理科老师,就比你厉害多了,我们的名字他都认识!”

“是吗,谁呀?这么厉害,教哪科的啊?”韩信笑着问他们。

“生物老师李白呀!”

韩信笑容凝固在脸上。

4
数学毕竟是一门罪孽深重的学科,不管老师有多帅,也拯救不了女生们数学成绩越来越差的现实。每天作业批改后的改错对于女生们简直就是要命。

韩信看着跟前拿着练习册的女生,无奈地叹口气,“还是错的,你是没听懂吗?”

女生羞愧的点点头,接着又补了一句,“其实我们好多人都没听懂…”

韩信顿了顿,揉揉眉心,“我知道了,看来我还得再找一节课来跟你们评讲一下这些题。”

女生:不了,谢谢,真的不用了。

“你们下午第二节是生物吧?”韩信看了一眼课表,相中了一节副科课。

女生有点委屈,“是…但是韩老师,能不占生物课吗…”

“你们那么多人都不会,就说明是我没有讲清楚。知识落下了就要找时间不上,总不可能让它越掉越远吧,明白?你回去通知一下同学们,下午生物课上数学。”

女生皱着眉头使劲摇头。

“好了好了,去吧。”韩信半哄着地对她说。

韩信疲惫地叹了口气,整理了办公桌,起身去找李白谈要课的事情。李白是全校最奇特的老师,他的办公室很清净,在顶楼的最里面,一般没有人会去那个地方。

李白正在整理他书架上的东西,听见几声敲门声,转过头来,门口立着的是韩信。“哟,这不是韩老师吗,稀客呀。”李白朝着韩信笑笑,“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韩信也不绕弯子,满脸堆笑,“下午那节生物课,我想借来用一下。”

“这不行。”李白瞬间转过身继续整理他的书,“没人能占我的课,谁也不行。”

韩信有些恼,但还是压了脾气沉着脸解释道,“李白,不是我不讲理,这临近期末了,我们班数学却是最差的那一科,我作为数学老师和班主任,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学科拖后腿……”

“停停停。”李白把一叠资料往桌上一放,转过身来靠着桌沿,似笑非笑的看着韩信,颇有凌厉的压迫感,“韩老师,不是我说,这还真没有占课的道理。生物就不期末考了吗?凭什么那么多课你偏偏要占我的生物?再说了我的生物比你的数学考的更早吧?”

韩信深知理亏,说不过这个家伙,只得服气解释,“我不是要占课,是借,会还的……”

“借呀?”李白却噗呲一声笑了,“哎,真不好意思,我确实是不太相信数学老师。”

韩信气的太阳穴突突突直跳,一股子怒火窜了起来。什么意思?不相信数学老师?还是对我有意见?

李白看他那样,又笑了,笑的那样好看,韩信却只想一巴掌招呼到他脸上去。

“好端端生什么气啊。行了行了,阿淮,送客。”李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里面装的温酒,眼皮也不抬一下地轻轻说道。

“阿淮……?”韩信还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见一只灰色白爪的猫咪向自己走过来。

哦,原来是猫的名字啊。

随即韩信的惨叫声划破天际,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吓得一下子跳起来,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李白的衣袖,死死不放手,“卧槽利马李白老子怕猫!!!”

李白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撞了一下,里面的酒哗啦一下洒到了那叠资料上,李白脸瞬间黑了一半。

“卧槽利马韩信这是老子下午上课要用的资料!!!”

韩信听见了什么关键词。

“既然如此,下午那节生物课我就勉为其难帮李老师代课了……”

……

“阿淮,抓他。”

5

下午第二节课上课前,韩信早早的准备好书本资料来到教室。同学们看到他就跟丢了魂似的,一瞬间教室里哀鸿遍野。

韩信又好气又好笑,“这节课……”

“李老师不在,出去开会了,所以上数学。”大家一起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是,是李老师的资料临时出了点差错,所以这节课先上数学。”韩信一边回答一遍翻开练习册,看到自己做了记号的题目。班上人还在哀嚎,表示出极大的抗拒。韩信面对他们却一点火都发不出来,只得温柔地笑笑,“好啦好啦,把书翻开……”

“我们把上次没讲完的DNA复制讲完。”李白却笑吟吟的出现在了门口,打了韩信一个措手不及。韩信用眼神质问他,李白却全当做没看见,径直走到讲桌旁,把书一放。

韩信压低了声音问李白,“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这节课是数学的吗?”

李白扬起头看着他,微眯的蓝眼睛里满满的戏谑,“什么呀,我可没答应过这种事情。我说过,没人能占我的课,这是原则。”

全班鼓掌欢呼。

韩信有些头大,这家伙太特立独行了,不说自己,连校长都拿他没办法。

“韩老师,这还不走是要听我的生物课吗?要听的话李某也欢迎,但是我的生物课不做笔记是不行的哦。”李白对着韩信客气的笑着,看的韩信头皮发麻。

韩信这是明白了李白在赶自己走,气也没处撒,只能把自己的书收好,拿上东西,“行,这节课上生物,大家要专心上课,不允许有人违反纪律。”

李白对着他的背影使劲儿挥挥手,神色间满是得意。

全班人大声欢呼到解放了,却没想到李白悠悠一句话当头一棒打来,“好了,因为给你们准备的资料出了点小意外,所以……,”李白故意顿了顿,拿出一叠卷子,“这节课我们进行一次轻松的生物测试,来打开生物学习的快乐之门。”

掌声戛然而止。

6

韩信回到办公室,气的要命,想想,又觉得委屈。自己第一次当班主任,学生名字欺负他就算了,连老师都不给他面子。难道教数学的就这么吃亏吗?

手机响了一下,韩信一看,是李白那傻子发来的消息。犹豫一番还是点开了。上面写着:

“都这么累了还想占课?先不说他们愿不愿意听,你这样讲有效率吗?晚上没睡好吧,你先好好休息。”

韩信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条消息,心莫名悸动了一下。

7

韩信容易失眠,晚上缩在被窝里一个人玩手机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情。

有天晚上,凌晨一点了,韩信依旧毫无困意,突然听到来消息的提示音,点开微信一看,是李白这家伙,问他是不是又睡不着。

韩信有点惊讶,发消息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睡不着?”

“看你脸色啊,整个人没什么精神,眼袋很重,你肯定也会觉得头疼吧?”

“生物老师这么厉害的吗?堪比老中医啊。”

“不敢当不敢当,算命还将就。”

“那先生能否帮我算一卦呀,我现在想睡觉都不困…”

那边沉默了很久,就在韩信以为李白睡着了的时候,突然对面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韩老师。”电话那头是李白低沉的声音,“你睡不着觉有多久了?”

“挺久了,估摸着有一年。吃药也没用,我都快崩溃了…”韩信揉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

“…那,你觉得你是为什么睡不着?”

“不清楚…”

“懂了。”李白开始翻翻找找,电话那头一阵哗啦哗啦的声响。

“李白你拆家呢?”

“我给你补补语文。听说你连学生名字都不会念,丢人不?”那头轻轻笑了。

“咳咳,过分了过分了,”韩信尴尬地红了脸,“我语文可是考过79分的。”

果然学生时代留下的“一听语文课就睡觉”根深蒂固,韩信没一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李白见电话那头没了声,试探性轻轻喊,“韩老师,韩信?睡着了?”

那头是他均匀的呼吸声,还有梦中发出的些许呓语。

李白没有挂掉电话,他觉得,那边的细微声响能让他莫名安心。

“晚安好梦,亲爱的…”他眼神温柔,




“儿子。”

8

韩信第二天上班发现李白没来,他突然有些慌神。第一节数学课完全不在节奏上,上了一半完全没有心思讲下去,直接让学生们刷题。

他拿出手机给李白发了一条微信,“你个傻子怎么了?今天为什么没来?生病了?”

那边没有回复。

两个小时以后,仍然没有回复。

韩信心里一阵紧张,担心李白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左想右想,犹豫很久,他还是拨通了李白的电话。

几声忙音以后,那边终于接了电话,但声音软绵绵地,像是刚刚醒。韩信也没多想,一连串问题脱口而出,“喂你个傻子今天是生病了吗不舒服吗我给你发消息都不回我你还要不要上课了还有一节课过了就是你的课了你不是很牛逼吗怎么不来啊?”

“嘿,我说是谁呢,结果是你个傻子…”李白被吵醒也没法继续睡觉了,坐起来抓了抓凌乱的短发,“我今天休假,我的课和子房明天的语文换了,你吵死了,我还想睡觉的现在睡不着了。”

“你换课怎么不告诉我,我是班主任啊,过分了。”韩信有点生气。

“我干嘛告诉你,又不是多大事……还有,你刚刚吼得那么凶,”那头的人拖着懒懒的尾音,笑着问,“是不是在担心我呀?嗯?”

韩信脸一下红了,红到脖子根,连吐词都有些不顺溜,“放,放屁!我我我一天到晚忙死了哪来的时间关心你,你想多了!”

“是是是,你忙,你大忙人。挂了,起床。”

韩信捏着电话,脸颊烧呼呼地发烫,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刘季路过看见韩信站在树下一脸怪异,瞬间明白了什么,走过去拍了他的肩膀,然后比了大拇指。

“老韩,我支持你。加油。”

然后就屁颠屁颠跑了。

加油什么??等等你支持我什么??

9

那届不省心的学生终于毕业了。最后高考冲刺阶段老师们不知道操心了多少。

考出来结果简直好到令人瞠目结舌,二本上线率高达98%。而韩信带的那个班更是打破了平均分最高的校记录。

学生们最后请各科老师一起吃饭开派对,李白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喝不醉,挺喜欢那个味道。韩信就不同了,一杯倒妥妥的,那人醉了还要说话,要闹腾,像个小孩子一样可幼稚。

李白看他不下去,先给同学们告别,然后扶起韩信,说送他回家。刘邦张良在一旁露出姨母一般的表情。

李白把韩信扶上自己的车,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车子,问韩信家在哪。

可是接下来的答案令他意外,韩信说出的居然是他家的地址。

李白无奈,轻轻拍拍韩信的脸颊,“嘿,醒醒醒醒,你家到底在哪?”

韩信又报了一次一样的地址。

也没办法了,他醉成这样只能带到自己家先住一晚上。

“李白……那是李白的地址……”韩信迷迷糊糊开始说话了。

“他人好温柔,上次还关心我来着……其实那天晚上我根本没睡着,听着他在电话里睡着了的声音,特别安心……感觉有他的地方就很温暖……”

李白在旁边听着,没打一句岔,脸却悄悄地红了。

韩信突然伸手过来拉他,“喂,你知道吗,我觉得我是不是喜欢他呀……我那天好担心他,但是我没搞清楚我为什么会担心他……可是他如果不喜欢我怎么办啊,会讨厌我吧……这也太丢人了……我明明很直……”

韩信又扑过来抱住他,李白只得找个路边把车停了,解开安全带任韩信抱。他低头看了看醉酒的那人,有点可爱,鬼使神差也抱住了韩信。

“嗯……要是李白也能这样抱我,就好了……”韩信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这家伙,怎么像猫一样……李白看红了脸,轻轻拍了拍韩信的脸,笑着说,“喂,傻子,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嗯……嗯……蓝眼睛,棕色的头发……李白???!”韩信突然清醒了几分,赶忙推开李白。

李白看他的样子却笑了,“干嘛啊,我又不吃人,推我干什么?”

“……我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韩信想起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哎,”李白突然伸手抱住了脸红成龙虾的韩信,“你不是要我抱吗。喏,现在给你抱,抱个够。”




11(后续)

两人摆明关系开始同居啦。

就连韩信自己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和一个养猫的家伙同居的,自己明明很害怕猫的。

休假真的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了,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可以一天什么也不做瘫在家里打游戏。美滋滋。

可是李白那家伙偏偏坏人兴致。

“早安,重言,该起床了。”李白走到窗边刷拉一下拉开窗帘,刺目的阳光瞬间照射进来,韩信只觉得刺眼,裹了被子蒙头翻身又睡。

李白无奈地笑笑,这人居然还喜欢赖床。他扒开韩信的被子,将那人压在身下。韩信一阵慌乱,迷迷糊糊睁开眼,却见李白眼神温柔,捧了身下人的脸,轻轻的吻了上去。

韩信能感受到他在舔舐自己的上颚,齿根,唇舌交融,轻轻啃咬他的嘴唇,末了舔舔自己的唇角,拉扯出细细的银丝。韩信不由自主地脸红了。

“你大清早抽什么风……”韩信拉了被子遮住自己,用手捂住了嘴唇。

“啧,这叫早安吻。起床了。太阳都照屁股了。”李白又在他脸颊上啵唧一口,满意地走了。

这老流氓……太犯规了,明明看起来那么,那么人畜无害……起床哪有那么容易,你有本事晚上轻点啊??

韩信抱着被子一阵委屈,慢吞吞坐起来穿好衣服,出门却看见李白早已备好早餐,身上的围裙还没脱下来,看见那人,露出了笑容,“哟,懒猪终于起床了?来来来我给你做了粥,尝尝我的手艺。”

韩信洗漱完毕坐下来,小心翼翼喝了一口,味道意外的好。李白在旁边看着他,笑的一脸满足,“我就知道你喜欢这个,我好早就爬起来给你做的,就当是补偿昨晚上……”

韩信突然站起来抱住了穿着围裙的李白,羞红的脸深深埋在李白的颈窝,李白对韩信的主动感到诧异,随即又将下巴放在那人头顶,手轻轻抚摸韩信的长发。

“傻子。”韩信的声音闷闷的。

“哎,我在。”

“我这一辈子,就请你多多指教了。”

李白吻了吻他的红发。

“嗯,我也爱你。”

—end—

久违的更文。补课太罪恶了。作业太罪恶了。 @Franke

评论(7)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