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棉Zn

Zn,可以叫我阿锌。
也可以叫mellow,棉。
是抑郁症。有时候会莫名丧逼。
长期不更文系列(你),谢谢您的喜欢
很好相处的!没有尴尬症可以随便找我玩!
白信心头好
嘉瑞白月光
微博@Zn阿锌

白信 re:alive


1

x国  长海

“轰——!”

伴随着人们的尖叫声,停靠在码头的一搜游轮突然爆炸,碎片被炸上高空,黑烟直冲云霄,方圆十米的水面瞬间化为火海。

“嗞——”耳机里传来电流的噪声,李元芳不满地甩甩大耳朵,按下接通键。

“干得漂亮,任务完成,耗子,绿毛,走了。”耳麦那头传来带有半分慵懒的声音。

“都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绿毛,死酒鬼。”狄仁杰气的差点没用手上的狙击枪嘣了李白。李元芳已经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了,也没打算当和事老,“你们俩赶紧集合,见面了慢慢打,来接你们的直升机已经到了。”

两人骂骂咧咧地顺着绳梯爬上飞机以后,发现了坐在驾驶室的李元芳。狄仁杰刚要开口,李元芳便解开安全带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小脸上全是不满,“我一技术人员你们居然让我来开飞机,差点没坠机,谁爱开谁开去。”

李白赶忙跑过去接下了飞行员的任务,还不忘调侃到,“小耗子可以啊,比绿毛有用多了,那家伙输出全靠吼。”

要不是三人里只有李白会开直升机狄仁杰真想当场把李白掐死。

“……白哥,这是最后一个单子了吧,我们以后是不是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李元芳埋头捣鼓着他的平板,问。

“嗯,”李白的目光突然温柔了几分,“至少那个人是这样说的。”

2

两天后   z地郊区

“x国爆发新型病毒,扩散迅速,感染者会疯狂攻击人类,目前科学家正在研究病毒的弱点,国际警察也在调查此次病毒爆发原因。请各国做好边防措施,疏散群众,做好防护工作。”

“元芳,”狄仁杰关掉了电视,神色凝重。犹豫少时,转头对专心打游戏的李元芳说,“耗子,别玩了,给李白通个电话,有急事。”

李元芳头也没抬,声音里透出他心中的不情愿,“你自己拿卫星电话打去,我都决赛圈了。”

狄仁杰从沙发上蹭起来,抢过他的手机,厉声吼到,“听见没有,赶紧给李白通电话,出事了。”

y国 

李白听到电话铃声,不满地从泳池爬上来,拿了浴巾披上,一看备注是绿毛差点没把电话挂断。

“喂,绿毛你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李白拎起浴巾擦着头发,“是你们二人世界过得不舒服?”

“死酒鬼你能不能别这么贫,出事了,”狄仁杰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慌张,李白不禁停了手中动作,“你看新闻没?”

“那么激动干什么,新闻联播大结局了?”

“……上次我们在x国炸的游轮你还记得吗?今天新闻上说x国爆发病毒了,感染者会咬人,类似于丧尸之类的。怕不是那游轮的问题?”

李白抓紧了手中的电话,“你说什么?”

“那游轮不是说是恐怖组织的生化实验室吗?是不是我们给它炸了以后什么东西泄漏了?”

“怀英你们在哪?在z地的房子吗?”

“对。”

“你们赶紧撤离,z地离x国太近了,先到我这边来,我们再商量办法。”

“好,那我马上叫元芳收拾——”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噪声,“……怀英?”

“吼——嗷啊啊啊啊啊”“怀英哥——!”“元芳!”“轰——”

李白整个人有些脱力,他撑住身旁的柜子,声音有些颤抖,“……怀英?怀英?那边出什么事了?”

没有回答。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异样的嘶吼与咀嚼声。

3

两个月后

“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走尸的弱点,如有幸存者请到‘圣墙’,这是人类最后的庇护所。在11月17日下午两点会有一架飞机到E国F市接应幸存者,希望大家能抓紧时间——”

李白关掉了收音机,拿出平板记录下了关键信息。

17号。还有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最近的路线就是徒步翻过E国边界的无名山,再沿河走到F市。运气好可以找到辆船。

李白在电子平板上定好点,规划了路线,小心地把设备放回背包里,又拿出耳麦,犹豫了一下,还是带在了耳朵上——尽管他明白那头永远不会再传来熟悉的声音。他坐在昨夜留下的炭火旁,晚秋早晨低温令他有些发僵。阳光有些刺眼,李白不适应地眯着眼睛,擦拭着手里的手枪。

该上路了。

4

无名山

到了这里,车子就没法再开了,这里的路常年失修,而且也绕远,不如徒步来的快。李白有些不舍的离别了与他征战四方的越野,背上行李走进那茂密的树林。

四周安静极了,只能听见自己踩碎枯叶的沙沙声。李白没由来地觉得心情有些好,而且左眼皮一直跳,感觉有好事要发生。他无意识地哼哼起了一曲小调。

过了好一会他才发现那是狄仁杰最喜欢唱的歌,以前李白还老嫌弃他品味差来着……

正沉浸在回忆中的李白突然拔出手枪指向身后,开了一枪,在那可怜的树身上留下一个狰狞的弹痕,“滚出来。”

一阵沉默。

“……你怎么能确信我不是走尸?”对方听起来有些不甘。

“很简单,走尸不会鬼鬼祟祟跟踪我那么久还不下口。”李白收了枪,抄起手靠在树上,语气恢复了往常的懒散,“又不是什么闺秀小姐,出来露个脸。”

一个有着红色长发的青年站了出来,手上拿了一把猎枪,身上的装备很齐全,应该是猎户人家的孩子。只是苦了他那有些秀气的身板,跟着他经历那么多风风雨雨。

李白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看的人家颇不自在,尴尬得话也没说一句。正在琢磨为什么那人要跟着自己,对方突然举起枪。

李白心头一跳,坏了,估计是来抢自己身上的粮食弹药的。他手刚摸出腰后的抢,只听砰地一声,猎枪打出后的浓烟飘到了他的脸上——他身后不远处的走尸应声而倒,还不忘狰狞的抽搐几下。

红发青年有些窘迫地收起猎枪,“这种土家伙就是阵仗大了些,其他的不比你们的装备差。”末了还艳羡地盯了一眼李白背着的步枪。

李白觉得很有意思,“你为什么跟着我?”

“……因为你是我两个多月以来见到的第一个活人,又不能确认你有没有被感染,所以就只能跟着了。”

“就你一个人?家人呢?”

红发青年的眼神暗了暗,像之前李白一样靠在树上,压着嗓子说了,“没了,都没了。”

李白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狠狠地紧了一下,怀英的那通电话也似乎重新在他耳旁响起。梦中总是会梦见绿毛和耗子让他快走,但这只会让他更愧疚,到底自己还是没能护好那两个家伙。

“我也有两个像亲人一样的兄弟,隔着电话,没了。我能理解你。”李白走过去拍拍青年的肩膀,“节哀吧,再怎么哀伤也没用了,眼下只能去‘圣墙’避难。你叫什么名字?”

“韩信,书信的信。”

“李白。”他取了一把手枪给韩信,算是见面礼。

韩信却没接,愣了好一会,“……那个通缉犯李白?”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拿着赶路了。”李白把枪往韩信怀里一塞,转过身就继续行路了,留下韩信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好不容易遇见个活的居然还是通缉犯,这是倒了几辈子血霉啊?!

5
李白确实是太好相处了,好到韩信都差点忘了那个跟他一起行路的家伙本身就是个危险。

几天后他们发现,遇上的走尸越来越多了。

“应该是附近有人家,毕竟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是要吃人肉的。”韩信推断到,“而且猎户一般都是随缘定居,也不奇怪。”

韩信觉得李白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没了平日的懒散,端着枪的样子十分谨慎,无意中透出一丝杀意,反倒有点雇佣兵的样子了。

果然,没走多久,前面出现一间小屋,烟囱还在冒着热气,如果不是现在这般惨淡的世道,眼前风景可称为温馨了。

李白用枪推开门,木门吱呀作响,很是渗人。他转头示意韩信留意后背,自己便进了屋。谁知那走尸聪明得很,竟躲在门后,李白被那东西扑了个措手不及,枪也掉在了地上。韩信也惊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要开枪。

李白也不含糊,迅速冷静下来,抽出靴子里的军刀捅进走尸的喉咙,乌黑色的血顺着刀流下,染黑了李白半边肩膀。李白又顺势一个翻滚将走尸按在地上,削断了它的脖子。脑袋骨碌骨碌滚到了韩信脚边,韩信嫌恶地躲了躲。

李白扯了旁边的桌布擦干净刀上的血,又翻过那颗头颅,“没被感染多久,皮肤还是新鲜的,没烂,应该是这家的男主人。”

韩信刚想问女主人在哪,就听见房间内传来刺耳的嘶吼,令人头皮发麻。他想也没想,对着快贴到他身上的走尸脑袋干脆利落地来了一枪。

“嘭——”

女尸头上多出一个黑洞洞的窟窿,黑色的血液溅了韩信一脸。李白略有称赞的看着韩信,顺手将刚刚擦过刀的桌布递给他,“喏,把脸擦了。”

里屋传来微弱的呜咽声。

是个十岁大的女孩,躲在柜子里,身体蜷缩着,头埋在双膝之间。李白推了一把韩信,韩信回瞪他一眼以后,蹲下身道,“小妹妹,别怕,可以出来了,外面已经没有危险了。”

女孩抬起小脸,泪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韩信,后者莫名的心疼,目光都软了下来。他诚恳的伸出手,女孩犹豫一番,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韩信手上。李白站在韩信身后看了一会,嘴角微微上扬,想着韩信这家伙像个老妈子。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出了门。

韩信把女孩抱起,穿过客厅的时候发现地板上竟是干净的,想起刚刚李白突然离开,越发觉得李白其实是个善良细致的人。

李白站在门外抽烟,红日西落,暖黄色的光没有让那人看起来更温柔,反而让他的一双眼睛笼罩在阴影中,看不真切,无端的生出一丝孤寂冷漠。

韩信让女孩坐在了门口的一张凳子上,一边安抚着她,一边找出背包里的罐头给她填肚子,“以后你就跟着我们走,到圣墙去,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李白把烟头往墙上一按,走远了几步,摸出手枪换弹。韩信见他反应不对,心里暗叫不好,起身抓住李白手腕将人拖到一边,“你要干什么?”

“你没看见她腿上吗,”李白拉开了保险栓,“她被感染了,留不住。”一股干燥苦涩的烟味钻入韩信鼻孔,韩信怒了,“什么意思?她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你能对她下手!?”

“迟早都是死,留着反而成祸害,不如让她早点解脱,我这也是为她好,免得日后痛不欲生。”李白的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一点感情。

“咔哒——”,那是枪上膛的声音,就差按下扳机了。韩信死死抓住李白不放,低声辩解,“这又不是她的错,万一还能救呢?她伤的不重,能撑到……”“没用的,撑到上飞机又怎样,没人能救她。”

李白忽然对上他的双眼,他在里面看到了一片死寂,还有转瞬即逝的悲伤。

鲜血涌出,女孩手里的罐头掉在了地上,结束她短暂而又不幸的一生。韩信一时间只觉浑身血液都涌上了头,冲的他有点晕。他抓住李白的领子,一拳头砸在李白鼻梁上。李白也没躲,硬生生吃了他一拳,鼻血瞬间就不停的往下趟。韩信还觉得不解气,看着那家伙丝毫不变的表情和流血不止的鼻子,悬在空中的手硬是没动,咬牙切齿了半天,把李白往地上狠狠一摔。李白躺在地上不动,韩信看了他半天,也跟着塌坐了下来。

“满意了?”李白抬手擦掉鼻血,侧脸望着韩信。韩信红着眼眶,用力踹了李白一脚,“李白啊你,还真他妈的是个人渣。”李白像死鱼一样躺着不动,韩信气没处撒,只能作罢苦笑,“要是我也被那鬼东西挠了一爪子,你是不是也要一枪把我毙了?”

“是。”李白盯着他,语气冷到令人寒颤,“如果被感染的是我,也请你别忘了我刚刚是怎么做的。”

6

半个月后
11月15日   晚上6点

李白韩信两人提前了两天赶到F市,本已经做好被走尸包围的心理准备了,却发现这城里竟然比他们想象的要安全很多——毕竟大量的幸存者赶往这里来搭那救命航班,该杀的也都杀的差不多了。

被死亡笼罩的城市这才恢复一丝生气。

不过他们并不能信任其他人,毕竟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杀掉其他人来提升自己存活率的事。

两人到停机坪踩了点,又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就地扎营了。升了火,整理好住处已经是晚上八点,坐在火堆旁专心致志吃饭的韩信没有发现,李白一直抬头望着天。

“你看,天上星星多亮啊。”李白似乎想起了什么,放轻了声音顾自讲着,“我小时候我妈总喜欢带我看星星,说人死了会变成星星。”

韩信抓着饭盒,嘴里含着筷子一声不吭望着李白。“我才不信她的,”李白望着天的眼睛亮亮的,眼神却有些涣散,喃喃道,“她死的时候我守了她一晚上,愣是没看出哪多了颗星星。”

韩信有些诧异,他这才知道李白看似坚硬的外壳原来是建立在失去至亲的基础之上。“算了,都是陈年旧事,你就当故事听吧。”李白侧头一笑,隐去了若有若无的眼泪。跳动的火焰柔和了他的五官,韩信看着又觉得不真切,上次在同样的暖光下,李白的神情可没现在这么柔和。

“我说,我还真参不透你。”韩信把手撑在身后,仰头看起了星空,“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时候觉得你蛮细致蛮善良,但有时候又是像换了个人一般冷血无情,甚至有点残忍。”

“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就像上次那个小女孩,”韩信偏过头看着李白,“你明明怕吓着她清理了外面的尸体,但是又那么绝情的断了她的生路。”李白埋头吃饭,没应韩信。“哎对了,你说的那个如果我被感染了你会杀了我是真的吗?不会也是临时想出来吓唬我的吧?”

李白这回到没有装聋作哑,“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从来不骗人,必定说到做到。”

“行,你通缉犯你更厉害。”韩信无奈的笑了,又发现李白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心里有丝莫名的悸动,以前可没发现这个老江湖那么坦诚。“有烟吗,来一根。”

“小孩子家家抽什么烟,”李白边贫边把烟塞他嘴里点上,“你不是不会抽吗,不怕呛死自己?”说着也给自己点上一根。

韩信没再说话了,两人望着翻飞的灰烬,面色都是深沉的。“两天以后就解脱啦,安安心心过个日子,成个家……”李白起身伸了个懒腰。“别吧,你别去祸害人家小姑娘。”韩信撇撇嘴,“就你这德行。”李白觉得有趣,便凑下身逗他,“谁说非得祸害小姑娘?”

韩信猛的一抬头,眼神怪异的看着李白,没想到那货居然还有点脸红。“噫,李白你居然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韩信嫌弃的移开身子,“你没对我有过什么想法吧?”李白把手上的烟屁股往韩信那一扔,“我可去你妈的吧,闭嘴。”

7

11月17日  下午一点三十分

所有的幸存者都聚集到了停机坪,等待飞机的救援。而大量的走尸也因为活人的动静指引方向,也奔向停机坪。大家不得不动用仅剩的武器子弹来抵御他们的入侵,同时堵死了所有出入口。

一点四十五分

大量的走尸聚集在铁网外,重重叠叠,垒的高的地方已经跑进来了几只走尸,但都被击杀。

突然,有人惊呼到,“A口塌了!!!”走尸们疯狂的挤入那个窄窄的入口,像一群饿疯了的蝗虫。人群惊慌不已,手中有枪的人们自动站到最外层,对着密密麻麻的走尸开始扫射。

一点五十五分

一架昆式战机停靠在了人群远处,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出入口都已经崩塌,走尸们几乎无孔不入。人们争先恐后的奔向飞机。李白韩信也一边击杀接近人群的走尸一边向飞机靠近。

两点十分

大部分人都已经上了飞机,还剩李白他们小部分人还在断后。韩信忙着清理不安分的走尸,竟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韩信你别管那些东西了!”李白站在舱门,“赶紧过来,飞机要起飞了!”说完又帮韩信清理附近的走尸,上了飞机的其他人也加入到行列里来。

韩信看没了走尸的威胁,径直向飞机跑来。不料突然从侧翼冲出一只走尸拉住韩信,一口啃在了他肩膀上。韩信疼的龇牙咧嘴,拿起枪对着那丑东西开了好几枪。站在舱内的李白却愣了。

韩信来到舱门前,硬是没上来,立在那跟块木头似的一动不动,看着李白复杂的神色,心里五味杂陈。李白抓过韩信的胳膊就往上拉。韩信甩开他,依旧是平静的看着李白。

“你先上来,飞机要开了。”李白又拉住韩信。韩信僵在原地,“我被咬了,放手吧。”

“你先上飞机,到了圣墙我们再想办法。你感染不重,能救的。”李白不知道是急的还是慌的,整个人有些颤抖,“圣墙里的人能救你,你快上来。”

“没用的。”韩信扒开李白的手,“救不了。我上飞机干什么,那些人好不容易活下来,让我去害死他们所有人吗?到了圣墙又怎样,没人能救我。”韩信的神情和之前李白想要杀死那个女孩的时候一模一样。

“韩信!你他妈的疯了吗?!”李白眼眶红了,“你他妈的跟我一起走那么远为了什么?为了活命!现在你跟我说你要在这等死!?”

韩信突然拉过李白的衣领,把脸凑了上去。没有小说中美好甜蜜的感觉。

两人的接吻,就像是两块干裂的土地碰撞了一下。

“滴——舱门即将关闭,飞机即将起飞。”

李白一脸错愕的看着韩信,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我在你衣兜里放了东西,”韩信笑了,“现在,你知道你该怎么做。”

给我个痛快。

李白拉开枪栓。

韩信张开双臂,闭上眼睛。走尸们疯狂的扑向他。

李白看见韩信那火红的头发,也看见韩信的的嘴唇在缓缓的蠕动,他扣下扳机。

“嘭——”

舱门关闭了。

“我看见了。”李白摸出衣兜里的东西,是韩信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上面串了一枚古旧的戒指。“我看见了。”浑浊的泪水终于落下,滴在那枚戒指上,划过凹陷的字迹。

夜空,似乎真的多了一颗星星。




(未完
@拒绝起床跑操 冷华爸爸我爱你!!!!真的很抱歉拖了辣么久!迟来半年的生贺希望您还看得上!
这篇太长了会不会没人看啊(怂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