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棉Zn

Zn,可以叫我阿锌。
也可以叫mellow,棉。
是抑郁症。有时候会莫名丧逼。
长期不更文系列(你),谢谢您的喜欢
很好相处的!没有尴尬症可以随便找我玩!
白信心头好
嘉瑞白月光
微博@Zn阿锌

白信 我与戏精老婆的沙雕日常

1

“李白,我们还能回去吗?”韩信咬着下唇,力大的像要咬出血。李白也没看他,顾自捣鼓着手机,嘴里的烟已经快烧到头了,“……回不去了。”

韩信急红了眼,一把拽住李白的手腕,大声质问到,“为什么?到底哪一点出了问题?”

李白仍旧不为所动。

“你看着我,”韩信扳过李白的脸,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别看手机了,你看着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李白终于忍无可忍,拿掉嘴里的烟屁股扔到地上一脚踩灭,打开韩信的手,“你能不能给自己少加点戏,不就是地图导航出问题了吗你有完没完?”

2

韩信突然反手抓住了李白的手腕,“嘘!别动!”李白警觉起来,定在了原地,“怎么了,扭到脚了?”

韩信摇摇头,警觉的环顾四周,“没有,但是你看这周围。”李白随着他的话看向四周,入眼的是一些诡异的壁画,壁画上人物铜铃般突出的眼睛似乎在盯着他们。

“周围怎么了,你害怕吗?”

“不是,我觉得,”韩信摸出手机,“这个地方适合拍一张发朋友圈。”

3

家里有只狗子,很温顺,韩信特别喜欢它,给他取名李小白。李小白在家特别得宠,吃的住的比李白都还好,日子过的充满油水,安逸极了。

但是最近李小白不知道抽什么疯,老是咬韩信。韩信觉得必须得治治它。

有天李小白又咬了韩信一口,韩信终于忍无可忍,“你咬我是不是?”转过身对着在洗碗的李白喊,“太白你过来!我要收拾这个死狗。”

李白擦干手一脸懵逼的去了,看见一人一狗正在对视,没忍住笑出了声。韩信一把抓过李白,把手指伸进李白嘴里,“看见没,他咬我了。”李白一把推开韩信,有些惊诧,“你干什么,手很脏哎。”

韩信对着李小白吼道,“你看好了啊,他刚刚咬了我。”然后一把拉过李白来了个法式深吻。李白头一回见韩信这么主动的,忍不住扣上韩信的后脑勺想一直亲到天荒地老,谁知韩信又推开他,指着狗鼻子吼道,“你看见没,以后你敢咬我就是这个下场!你再咬我试试??”

狗子汪呜一声很嫌弃的夹着尾巴跑了。

4

李白今天过生日,韩信难得亲自下了厨。平时都是李白做菜,第一呢毕竟他比较宠老婆,不舍的韩信进厨房,二来他确实要比韩信会做饭很多。

韩信做了好几个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上饭桌了。李白很奇怪韩信是怎么会做这么多菜的,韩信一本正经告诉他:“我为了给你做这顿饭下足了功夫,专门买了本菜谱。”

李白有些感动,又看韩信拿了两碗饭过来,想必是给他的。韩信开始往其中一碗夹肉,做的菜里大半的肉都夹进去了。李白快泪流满面了,觉得这媳妇平时没白养。

刚想伸手去接呢,谁知韩信端着碗坐下了,非常开心的吃了起来,丝毫没觉得哪不对。

李白:看来是我想多了。

5

早晨,第一抹阳光照进卧室的时候,韩信就醒来了。他看看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咬痕,有看看身边熟睡的罪魁祸首,不禁扬起嘴角,目光里满是宠爱——

个屁。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腰疼和菊花疼,李白那家伙昨晚上跟疯了似的。韩信越想越气,都是大老爷们凭什么每次都是他遭罪。

他突然灵光一闪,找到床头的风油精,扒开李白的裤子抹了上去。

然后愉快的起床上班去了。

韩信在办公室里坐不安稳,腰疼就算了,可是菊花为什么会那么疼?记得那人明明做了扩张的,还是火辣辣的疼……

电话突然响了,李白打过来的,韩信脑补了一下李白的反应,没忍住笑了,同事们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他也不管那些人的目光,心情愉悦的接起电话,仿佛菊花和腰的疼痛都不存在一般神清气爽,“喂,傻子你打我电话干什么?”

“你说我打你电话干什么?”李白揉揉眉头,无奈的说,“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好不好……”

韩信十分得意,“干嘛,你现在不会觉得很清爽吗?”

“……”李白沉默一会,忍无可忍的开了腔,“是啊,我现在感觉我下身在过冬,上身在过夏,可清爽了。”

韩信终于绷不住了,跑出办公室,捧着肚子忍不住的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白你想不到吧这就是报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知李白竟然也笑了,“呵,天真,你觉得我又那么蠢吗?”

“昨晚上给你用的润滑是辣椒油,你就慢慢享受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白抑制不住的笑了,随即骄傲的挂了电话。

韩信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分割线————
沙雕就该写沙雕段子!写什么刀啊沙雕一点不好吗!(你走)

评论(1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