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棉Zn

Zn,可以叫我阿锌。
也可以叫mellow,棉。
是抑郁症。有时候会莫名丧逼。
长期不更文系列(你),谢谢您的喜欢
很好相处的!没有尴尬症可以随便找我玩!
白信心头好
嘉瑞白月光
微博@Zn阿锌

白信 来带你走

白信七夕文画接力 第十一棒(好像是?)

“嘘——”李白朝韩信挤挤眼睛,坐在阁楼的栏杆上,眉目间满是笑意。

韩信皱起眉头,十分警惕的盯着那不怀好意的人,“你来干什么,不是不让你来了吗?”

李白吐掉嘴里叼着的草,笑嘻嘻地开了腔,“我来带你走。”

韩信没想到是这个回答,定在了原地,一开始紧握剑鞘的手也放松了。正值七夕,楼外一片灯火通明,远处河流上的河灯发出微弱的光,顺着水流像是要漂到天上。

不过灯再亮,也亮不过李白那双眼,整个京城的烟火像是全都包含在了他眼里,而又映出某人清秀挺拔的身姿。

“你不是想像侠客一样浪迹天涯游山玩水吗?”李白温柔的看着他,神色难得严肃,“我来带你走,以后咱俩一起去大漠赏那孤烟,去海角听那浪潮,去蜀道行那凶险,去泰山悟那雄壮,可好?”

“待你游玩累了,便找处深山隐居,搭间木屋,打猎为生,耕田种地,安心过个平民日子,可好?”

“你若改了主意想留在京城,那白某也随你乘船游乐,看花赏灯,饮酒对诗,练剑比武,可好?”

“要还是放不下这江山社稷,我愿随韩将军征战四方,留名沙场,待得这天下安定,可好?”

韩信张张嘴,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李白也不急,就那么看着他,仿佛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了韩信身上。

“你的剑,还给你,”韩信把剑取下来,递给李白,“你也是个有名的侠客,身边要是带个人,总归会不习惯,行事也会增添顾忌,多有不便。”

“白兄所说确实是韩某心之所向,”韩信垂下眼睫,“不过恕我一介粗人,实在无法消受这等美事。”

李白越听越觉得这话里有拒绝的意味,有些焦急的抓住韩信的手腕,“怎的无法消受了?怎的又行事不便了?这是把自己当累赘吗?”

韩信不理他,自顾说着,“不是放心不下这社稷,说点难听的,这国家若真要灭亡,与我又何干?我不过仗着武举,当了个无足轻重的将军罢。”

韩信抬起眼望着李白,“如若真有相好之人,这将军,不当也罢。”

“游山历水可能不行,但相守一生韩某还是能承诺的,就不知白兄意下如何?”




1555555551各位爸爸都好厉害啊!
我写的好短ɿ(。・ɜ・)
拖大佬们后腿了!

评论(3)

热度(46)